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光棍山民强暴
被光棍山民强暴

被光棍山民强暴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来大家跟我再念一遍……”

  “日照香炉生紫烟……”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遥看瀑布挂前川。”

  ……

  我正带着同学们朗诵唐诗,被学校外面一个女孩渐远的哭喊声打断了。我放下课本疑惑的走去学校门口,恽校长正站在路边跟李婶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刚才是谁哭的这么伤心?”我看向他们问道。恽校长支吾一声刚要说话,李婶心急口快指着村西头的路抢先开口说道:“这不,村西山窝里住的闷三刚买了个小媳妇带回来 ,还不满16呢,老光棍晚上要开新芽了。”

  “买的媳妇?”我诧异的问道。恽校长赶忙咳嗽一声向李婶递个眼色,李婶悻悻的说一声家里还有事低头就走了。

  “我也听说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向唐婷问起这事,唐婷低头扒两口饭说道。

  “那……”我正要开口。唐婷抬起头用表情制止了我接下来的问题,继续说道:“没办法的,山沟沟里十里八村好多都这样买媳妇,买回来的女孩好多都是被人贩子从远些的山村拐骗来 的!我刚来的时候报过一次警,但警察只是来走了个过场就不了了之了。买媳妇的家庭一般都花掉了全部积蓄,没有人会妥协的,这已经是当地所有人默认的事实。”

  听了唐婷的话我陷入长时间的沉默,隔了半天我还是近于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是,我听说女孩还不满15岁!”

  唐婷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碗筷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叹了一口气:“你先吃饭吧,我去找村长商量一下看看。”

  我清楚唐婷此去多半说不动村长,即便他们有那层关系!但出乎意料的是,两个多小时后唐婷带回来了好消息,村长真的去了村西那个闷三的家里,把被拐卖来的小姑娘暂时带到了村委 会。我以为女孩是被成功解救出来了,激动的一把抱住唐婷,哪知唐婷拍拍我肩膀说道:“也别太高兴,那个小姑娘是闷三花一万块钱买回来的,现在人贩子拿钱跑了,我只好承诺我们把钱 补给他,谁知他死活不同意,给他一万五他都不答应。现在人暂时被村长带到村委会找村里的人看着,也只是拖延几天成亲而已。”

  晚上我们带饭到村委会给小姑娘,她一见有人来就放声大哭,一直央求我们救她:“姐姐,帮帮我,求你了。帮帮我吧!”我跟唐婷也哭成个泪人,一直安抚她让她放心一定可以送她回家 的。她告诉我们她叫任洁,是四川人,跟同学去西安玩的时候被人贩子骗了卖来这里的。因为一直有人在我们也没能有机会记下任洁家里的联系方式。我们回到宿舍商议好再多凑一万块钱, 等过几天闷三想通了再找村长去谈。

  隔天是周六,没事做的时候我就喜欢拿本书下午去村后山的河边树荫去看,看着远处郁郁葱葱的大山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觉的无比的惬意。专心看书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都快六点钟了 ,我站起身伸个懒腰,觉得有尿意看四下无人就想到杨树林深处方便一下。毕竟是大白天,虽然树林里草有齐腰深我还是多向里走了几步。刚退下内裤蹲下来,远处传来几声如有如无的对话 声吓了我一跳,没敢尿尿我赶快提起内裤整理好裙子。

  声音来自我前方一处土凹,我循声悄悄走过去,老远看到草丛里有一个健壮的屁股在趴伏着耸动,我霎时羞红了脸,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的声音是这对野鸳鸯压抑的欢爱声。两人绝对想不 到在树林里会碰到别人正无所估计的尽情欢好,女孩子很矜持,脸埋在男的肩头努力不叫出来只发出轻哼。虽然看不到脸,但从男的健壮屁股下边伸出的一条洁白的女人的小腿上搭着的碎花 裤子就知道是秀秀,可想而知男的是他青梅竹马的情哥哥玉汉。秀秀今年才18,五官清秀在村里算美女了,没想到竟然偷偷跟玉汉生米煮成了熟饭。

  我悄悄退出树林,脑海中一直闪现玉汉那健壮黝黑的上下耸动着的屁股。玉汉虽然皮肤也很黑,但不像村里其他男人那样邋遢。棱角分明的五官加上劳动健美的身材,只要再打扮一下在 城市里都算是帅哥了!我羞红着脸,拿着书高兴的向村里走,走到村里大片的桑葚林边的小路上才发现还没从‘妹妹’那里把尿液洒出来。

  我正要找合适的地方去解决三急问题,该死的又从路对面走过来一个人,是个1米6几的矮个子男人,穿着像村里其他男人一样脏兮兮的,感觉眼神闪烁很猥琐。我刚想绕过他,他却认识 我,老远笑嘻嘻的开口说道:“林老师你好,我是村西的闷三,你刚来的时候我去村口迎接过你的。”

  他就是闷三!?我对他没什么印象,在这里突然遇到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跟他提起任洁的事!

  “林老师这是要去哪儿,天都快黑了,小心外边有狼啊,嘿嘿!”闷三说话时一直在我身上打量,大夏天的我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格外惹眼,他瞄向我胸口的眼神毫无顾忌。

  “附近山里有狼吗?没听说过呀!谢谢你,我现在正要回学校。”他猥琐的表情和色色的目光让我十分反感,再加上尿急,我决定暂时不提任洁的事,脚下不停快步朝学校赶。

  小路很窄,只有两个人肩宽的距离,当我跟闷三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转回身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嘴把我向桑葚地里拉!我大惊,使劲掰扯捂住自己嘴巴的胳膊,拼命挣扎!闷三看我挣 的厉害,一使劲,一把把我拽倒在了路坎旁的沟里,摔倒的冲力让闷三捂住我嘴的手松开了,我趁机大叫:“救命啊,有人吗?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

  闷三反应很快,一个骨碌翻起,欺身上前双手钳制住我继续向桑树林里拽!我害怕极了, 抓住路沟边的一棵小树大叫着抵抗,闷三怕我叫,用手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被掐的呼吸困难 拼命踢打,一分钟后终于迷迷糊没了意识,闷三趁机环抱住我腋下,把她拉近了桑树地深处。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一只粗糙的大手隔着套衫抓住了我的胸。大惊之下我顿时清醒了很多:“不可以,你要做什么,你走开!”闷三骑压在我身上死死摁住我,并没打算松手,猥琐的黑脸 咧嘴似笑非笑的说道:“林老师,前天坏了我的洞房花烛,害我到手的婆姨都不能日。你不是多管闲事吗,今天就用你的屄赔我!”说着他两手抓住我的上衣,刺啦一声,撕成了两片,淡蓝 色胸罩包裹的两个白嫩的半圆呈现了出来,他毫不犹豫的又抓向我的胸罩。

  我被闷三粗暴的举动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两手护在胸前奋力挣扎,哭喊道:“买人本来就是犯法的,强奸也要坐牢,你快住手!放了我,我多给你凑一万块钱。”

  闷三动作不停,用一只粗糙的大手就将我挣扎的两只小手手腕钳捏住按在了我的头顶上方,另一手毫不费力地硬生生把我的乳罩撕开,然后像逮兔子一样大力握住了我刚挣脱束缚依然弹 跳着的雪乳!闷三的眼睛都直了,死盯着我浑圆的雪乳略带气喘的说道:“这大奶子白生生的,真嫩!林老师,你比那个15岁的都白都嫩,跟个仙女似的,城里的大学生就是不一样!让我日 你一次,死也值了!”

  “不要啊,闷三!你不能这样,我是来支教的老师!求你了,不要啊!救命啊,来人救命啊!”我哭的更大声,边哭边胡乱的喊着。闷三根本不顾我的求救,这个时间周边很少可能会有 人的。闷三虽然个子不高,但总比1米59的我要高了半头,再加上山里人天生的强壮,弱小的我根本无法反抗,闷三紧紧钳制住我的身躯,张口咬住了我雪乳顶端豆蔻般小巧的樱珠。

  “唔哦……流氓,畜生,快来人啊,呜呜呜……”无助与被侵犯的屈辱让我恨死了这个邋遢的光棍山民,眼泪眼泪漱漱地顺着娇俏的脸庞流到地上。

  “林老师,你不要挣扎了,看我等会怎么肏死你!早都听说城里的学生都浪的很,婚结的很晚,但早早就随便让人肏了,是不是啊?这小身子真白真软,一掐就出水!”他说着张开那张 臭烘烘的嘴朝着我的樱唇吻下来,我头歪向一边,紧紧闭起嘴巴避开了,他臭烘烘的嘴落在我的脸上,开始顺着我的脸颊舔舐!闷三整个人都伏在我身上边吻我边开始像研磨一样轻轻蠕动, 他身上一股脏臭的气味灌入我的鼻子,让我胃里一阵泛呕。

  闷三空闲的一只手开始不安分,狠命揉搓了两下我的乳房后开始一路向下,肚子、蛮腰最后顺着大腿慢慢移到了裙子边缘。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爱抚、要安抚,他的大手直奔着主题而 来,伸到我裙子里径直兜住了我白色的丝质薄内裤来回摩挲。我急的双脚乱蹬,可惜双手被捏的死死的无处用力,气急之下只能继续叫骂:“你变态,畜生,禽兽,来人啊,救命!”

  内裤也像胸罩和上衣一样很干脆直接的被撕开了,只剩残存的布料挂在一侧的大腿上。闷三还是担心我的哭喊声会引来人,他用我扯坏的上衣把我两手绑在脑后,用胸罩塞住了我的嘴。 我更加疯狂而歇斯底里地挣扎,并成功的挣脱开一只手。我用挣脱的手拿掉嘴里的胸罩开始尽全力打他,推他。

  这个山野村夫被我彻底的激怒了,他挥起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我的左脸上,脸颊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痛感。闷三接着反手又是一巴掌,再一巴掌!

  我被三巴掌扇蒙了,大脑一片空白,放佛整个人都麻木了,瞬间也忘记了挣扎跟呼救。

  闷三掀开了我的裙子,直接低头趴在我双腿间看向我胯间的那处粉嘟嘟白艳艳的所在,全身哆嗦着蹦出一句话:“我日!好美的屄缝!”他并没有对我口交和爱抚,山里的男人都认为女 人的屄是不洁的,只能用来肏!

  闷三直起身子,慌张的把破烂污秽的T恤和裤子都脱掉,露出了那根肮脏的黑东西!他的鸡巴早已经充血挺立,却不像秦峰一样是直挺挺的,而是像香蕉一样有一个弧度,向上呈弯曲状, 更奇怪的是他的鸡巴完全勃起了竟还是看不到龟头,依然被长长的包皮完全覆盖住。他撑开我两条洁白的大腿,重又跪立在我的两腿间,此时他胯间的鸡巴直直挺立着对着我,能从被包皮紧 覆着的头部看到马眼处粘连着的前列腺液。

  他直直的盯着我的脸,喘着粗气压下来抱住我,手并没有扶住自己的肉屌,更没有撸开过长的包皮,而是径直的把他挺到了我裙下的粉胯间!我痛苦的避开他的眼睛,屄唇却清楚的感觉 到了他长包皮的搔弄。我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没有爱抚,没有温存,他毫不拖泥带水一手抓住了我洁白挺立的奶子,下身继续向前攮。把自己的屌紧紧的抵紧我的屄唇,我的肉屄像小嘴一样 吻住了他被包皮包覆的龟头。大腿内侧感觉他绷紧的屁股我知道他又准备前进了,现在这时候再前进一点就是真的“日”了,现在挺到我屄口的鸡巴不把我日了是绝不会停止的。我麻木的神 经突然反应过来再次踢打他,哭喊挣扎。

  伴随着闷三的一句“我日你,林老师。”闷三把那根驴一样淌着粘液的东西用力插进了一半。 “啊嗯”我又小声娇吟一下。因为我的屄感受到了他鸡巴的日!他真的无需用手,随着他的挺 动,我的屄唇直接撸开了他的包皮。他的龟头像刚冬眠完的乌龟一样露出了光滑的头顺利的撑开我的粉色阴门顶了进来。没有任何节制的直接一杆到底,直直的日到了底!

  我被这种硬度和粗长直接插晕了,反抗的手都停了一下。我感觉我小屄快被撕开了,原本紧小的我,紧紧包住他的东西。

  “林老师,你的屄,日,屄真好!”

  闷三没有任何技巧,只有全进全出的猛肏。我无助无力,内心感到无以名状的恶心与巨大的痛苦。我清楚他龟头上滴答着的粘液早已随他的肏入而进了我的阴道,随着他的兴奋他更多的 前列腺液正在从他攻伐着我的龟头中流出到我的阴道里。天底下没有比私密处被别人留下体液更大的痛楚。我内心里企图化解自己的悲愤,说服自己被野蛮侵占的不过是我的性器官而已。可 是一想到是一个肮脏的村汉,这种痛苦就又加剧。

  我无力的流着泪,樱红的小嘴微张,与闷三互相嗅着彼此的气息,下身抗拒着闷三挺动的臀部的手清楚的感觉着闷三的频率和力道,而自己也无意识的随着闷三的耸动有节奏的喘息呻吟 。我企图使自己抽离,抽离这个正在被村汉疯狂强奸的身体。可是每当我要成功的时候,又被阴道里那根粗大的脏鸡巴带回了现实。

  闷三阴茎的弧度让它在我阴道里是龟头上仰的姿势,每一下的进出都让他的龟头深深的摩擦着我的阴道上壁,那是一个奇怪却格外刺激的角度,是秦峰未曾冲刺过的角度。这个触点让我 开始出现了一些兴奋,甚至脑中想起了刚才看见的玉汉健壮的屁股,闷三的相比也不差可能更健壮,并且闷三的屁股此刻也在耸动,同村人的他跟玉汉的屁股耸动的样子应该差不多吧,他们 都是在跟女人交欢,或者闷三讲的日屄。但这种基于生理的兴奋和胡思乱想也只是一闪而过,毕竟被强奸的屈辱带给一个女孩子的打击是那样的大!

  时间过了20分钟闷三开始在我身上发起狂来,发狂地在我身上抽插着。渐渐地我下身传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我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着。

  我被闷三长时间的粗暴奸插把下边都插麻了,这时膀胱里的尿意更甚,又被闷三的驴屌猛力的顶着,我嘴里轻喊:慢着,停下快停下。闷三无动于衷,此刻我嘴里长嗯一声,屄言上方的 尿孔里喷出一股股淡黄色的尿液,我失禁了。

  闷三感觉到大腿根和裆里一热,旋即低头看到两人下身结合处的滩集,卵蛋又被热流一激,抱住我的嫩躯,拼尽力气对着小屄日弄起来。

  “啊,啊!我日死你!”随着闷三的一声吼叫和一阵颤抖我知道他射了。

  闷三射完只后上裤子说了句“林老师,你不仅身子嫩,下边也这么嫩这么水。”就跑了。只留下躺在桑葚地里下身尿液精液掺杂着些微血丝的我眼里满含着泪水。

  一直到天色黑下来我都静静的躺在草地上。我考虑要报警,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警方跟当地政府一定会通知学校的,到时就算可以不会在学校传开,也没法瞒过爸妈。既然有过童年的 阴影,我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被人强奸的事情。 我想要写报告提前回学校,可是报告要以什么理由才算合理,才能不影响到我以后报考公务员的希望。我只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再慢慢 找到合理回学校的办法。

  第二天唐婷突然跑来说闷三同意把任洁放掉了,我苦笑一下知道闷三是怕我告发他才会同意的。 内心挣扎了一个月我还是先决定回城里了,发生了这么多我已经没办法再在这里当做什么 事情都没发生过。我走的很坚决,没给任何人挽留的机会!
字数:5454
【完】